争的其实是这个:中国疫苗背后的巴西政治角力

来源:世界说

巴西当地时间2021年1月17日,54岁的护士莫妮卡·卡拉桑斯在圣保罗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接种了克尔来福(CoronaVac)新冠疫苗,成为首位正式接种疫苗的巴西人。这也意味着巴西成为继中国、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之后的第四个开始使用该药物的国家。

● 护士莫妮卡·卡拉桑斯成为首位正式接种疫苗的巴西人,左为圣保罗州长多利亚。 / BBC

莫妮卡患有肥胖症、糖尿病和高血压,属于新冠高危人群,但同时也是埃米里奥传染病研究所的ICU护士。她作为志愿者参加了克尔来福第三期临床试验,之后接受了安慰剂。1月8日,巴西布坦坦研究所与奥斯瓦德基金会分别向巴西卫生监督局提交了克尔来福(600万剂)、牛津/阿斯利康疫苗(200万剂)的进口授权使用申请。巴西卫生监督局(ANVISA)在多个网络及电视平台上对审批流程进行了公开直播。会议在17日上午10点开始,经过长达5个小时的讨论与投票,最终卫生监督局的5名局长全票通过,批准紧急使用克尔来福疫苗和牛津/阿斯利康新冠疫苗。

但事实上,由于200万剂牛津/阿斯利康疫苗仍在运输途中,对于巴西来说目前可用的疫苗只有克尔来福一种。当天,共112位一线医护工作者完成了克尔来福疫苗接种。

在医护人员接种疫苗的同时,圣保罗州长若昂·多利亚还召开记者会,表示将于18日上午向亚马孙州的医护人员运送5万支疫苗,因为“我不再相信卫生部,他们在应该感谢科学家努力实现疫苗生产的时刻,只表现出生产谎言与攻击的能力。”

有巴西媒体获得的消息称,总统博索纳罗对多利亚的举动极为愤怒。联邦政府卫生部长帕佐落(Eduardo Pazuello)很快以牙还牙,在同日召开的联邦政府记者会上说,“州长先生们,不准在你们所在州内借疫苗接种进行选举宣传活动,我们唯一的目标是挽救更多生命,而不是宣传自己。”

多利亚则表示:“疫苗对于你们这些漠视生命、毫无同情心、轻视专注和奉献精神、无视保护巴西人的需求的独裁者们是一次教训,你们没有完成这些工作。”

● 2020年12月3日,圣保罗州长若昂·多利亚向媒体展示了一套由中国科兴生物技术实验室研发冠状病毒疫苗 / AFP

实际上,联邦政府与圣保罗州政府、总统博索纳罗与州长多利亚之间的拉锯,一直伴随着巴西新冠疫情的发展。

政绩之战

在科兴生物与布坦坦研究院达成合作之前,博索纳罗与多利亚就在隔离措施、口罩佩戴、药剂使用、方舱医院建设等几乎所有抗疫问题上产生分歧。在圣保罗州,州长多利亚几乎从疫情爆发之初就积极执行抗疫措施,在封城、停工、口罩、社交距离和疫苗等等一系列问题上都尽可能“与国际接轨”。而与此同时,总统博索纳罗却因为否认疫情、反对隔离、对几乎所有防疫措施持批评态度而一再登上国际媒体头条。

● 有“巴西版特朗普”之称的博索纳罗 / 网络

从去年三月初新冠病毒在巴西“登陆”以来,十个月时间里巴西已有超过850万人感染,超过21万人死亡,病亡人数达全球第二,阳性检出比率至今仍高达30%,距离“控制住疫情”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而站在巴西国内政治角度来看,多利亚对于2022年大选的总统宝座势在必得,已成为博索纳罗最棘手的劲敌。随着疫情在巴西不断蔓延,谁能解决新冠问题,谁就能获得巨大的政治资本,这进一步使得疫苗之争超越了科学与商业竞争,成为政绩之战。

与国际媒体的普遍印象不同,尽管博索纳罗极为反对防疫,巴西普通民众对于疫苗却并不抵触。巴西民意调查机构“数据页(Datafolha)”10月的报告显示,圣保罗、里约热内卢、贝洛奥里藏特和累西腓四大州内,70%以上的民众支持强制接种新冠疫苗,且至少7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尽快接种。

正是在这样的局势和民意之下,多利亚和他领导的圣保罗州政府早早押注了布坦坦研究所,开始合作引进中国科兴生物公司研发的克尔来福疫苗。同时受舆论压力影响,博索纳罗政府也开始寻求不同于圣保罗州的疫苗方案。

11月,克尔来福疫苗的实验因志愿者自杀一事临时中断,博索纳罗称之为对多利亚的“一次胜利”。但巴西律师协会(OAB)随即声称要对总统提出弹劾,因为正是其“麻木而傲慢的态度”,导致联邦政府对新冠疫情毫不作为。

联邦政府的疫苗引进工作进行得也不顺利。由于巴西卫生监督局对3000名志愿者测试数据的硬性要求,美国制药公司辉瑞表示,难以在巴西政府要求的时间内,将其新冠病毒疫苗提交紧急使用评估。而原本计划于1月15日进口的200万剂印度产阿斯利康/牛津新冠疫苗,也由于“国际物流问题”,被无限期推迟。竞争的天平开始剧烈向多利亚倾斜。

而另一边,博索纳罗仍在持续表达对疫苗的强烈不信任,一度宣称注射疫苗会把人变成鳄鱼。

● 嘲讽博索纳罗的“鳄鱼说”的memes,右下角的人是一位艺名为“jacare”(葡萄牙语中的短吻鳄)的巴西舞者 / Quora

由于双方局势紧张,巴西卫生监督局(ANVISA)在12月中旬曾表示对于疫苗引进的批准可能需要60天或更久。多利亚毫不相让地回击称,他不排除会在圣保罗州内直接推广注射未经卫生监督局批准的疫苗。

在这一过程中,联邦政府内部也出现了与总统不一致的声音。巴西卫生部长帕佐落在12月20日表示将投资19亿雷亚尔购买科兴生物疫苗,但次日博索纳罗否定了这一说法,称即使该产品通过卫生监督局批准,巴西也不会购买。第三天,副总统莫朗(Hamilton Mourão)又表示,联邦政府已向布坦坦研究所投资,并将购买该疫苗。此外,巴西政府还暂停征收中国一次性注射器的进口附加关税至2021年6月30日。

12月23日,布坦坦研究所正式发布临床三期试验结论,宣布克尔来福疫苗安全有效,且是巴西所有参与试验的疫苗中“最安全的”。

联邦政府开始尝试调整路线。本月初,巴西卫生部与布坦坦研究所签订了1亿支疫苗的购买合同,并将克尔来福纳入国家免疫计划(PNI)。15日在确认印度政府无法出口疫苗后,卫生部要求布坦坦研究所“立刻”交付全部600万剂进口克尔来福疫苗。

至此,双方的疫苗所有权和话语权之争已经进入白热化。17日,巴西卫生部与圣保罗州政府分别举行了记者会,双方在各自的话筒前隔空对战,互不相让。卫生部长帕佐落表示所有进口疫苗为巴西统一卫生系统出资购买,并应当全部交付联邦政府。而多利亚则回应,布坦坦研究所的疫苗是圣保罗州政府投资的,“从研发到进口,没有一个子儿是联邦政府出的。”

权力之争

在受新冠疫情打击尤为沉重、病毒蔓延似乎看不到尽头的今日巴西,疫苗已经成为最有可能影响民意和社会情绪的关键公共产品。它的分配、接种、效力和充足程度,都足以改变巴西的经济走势和民众心理感受。这些又毫无疑问地将会体现在2022年的总统大选当中。

12月7日,多利亚曾公布过圣保罗州的疫苗接种时间表,称将于1月25日开始大规模接种,疫苗由谁决定分配和接种程序立即又成了争抢目标。12月7日以后,来自12个州的州长和该国不同地区的市长联系布坦坦研究所,以评估直接购买克尔来福疫苗的可能性,并质疑在联邦一级协调疫苗接种计划的传统。

博索纳罗的政治盟友、戈亚斯州长罗纳尔多·凯亚多(Ronaldo Caiado)就此声称,联邦政府可以没收各州的疫苗以集中分发。但后来,卫生部出面否认曾表示有意没收州政府购买的疫苗。

1月17日,多利亚透露,目前已有254个城市和13个州正式确定了购买CoronaVac的意向,其中也包括凯亚多治下的戈亚斯州。

巴西国内经济较为落后、主要为亚马孙印第安人部落聚居的地区,在此又一次成为目光焦点。亚马孙州医疗资源和人手都极度短缺,有统计数据称土著居民新冠死亡率是巴西其他地区的几倍,而本应在此承担支持角色的联邦政府,此前却因博索纳罗的否认态度而尸位素餐。

● 2020年4月28日,在巴西玛瑙斯的Taruma公墓集体埋葬因新冠肺炎而去世的人。/ REUTERS

显然多利亚又一次嗅到了机会,可以想见,由圣保罗州分送到亚马孙州的五万支新冠疫苗,将在未来的选举中帮他赢得不止五万张选票。

根据布坦坦研究所所长科瓦斯(Dimas Covas)的说明,目前的600万剂疫苗中,463.6936万剂将运送至联邦政府,而135.7640万剂则由圣保罗州分配。多利亚表示,首先运送进口疫苗及配套设备至6家重点医院及印第安人群,其余部分分配给圣保罗州内各城市,且优先供给医疗从业人员。而根据国家免疫计划,联邦政府的疫苗接种将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为医疗卫生人员、75岁以上老人、印第安部族等高危人群接种;第二阶段向60岁以上老人接种;第三阶段向流浪汉、慢性病患者、教育工作者、重度残障人士、公交运输从业者等提供。

而博索纳罗和多利亚的政治角力仍在继续,从前卫生部长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到国会议员卡皮贝里伯(Camilo Capiberibe),不止一位公众人物担忧在这种紧要关头爆发的政治竞争恐怕对巴西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不幸的是,联邦政府在整个大流行中采取了不负责任的行动,圣保罗政府也试图在危机中利用政治优势来凸显自己。”卡皮贝里伯在与巴西媒体的采访中说,“这意味着在对于这场严重危机的政治管理中存在真空地带。”

截至发稿,卫生部与该研究所重新确定了购买协议,将投资6320万雷亚尔用于扩大研究所在巴西的疫苗生产中心,中国科兴将向布坦坦研究所提供疫苗原液。同时,未能按时进口阿斯利康疫苗的奥斯瓦德基金会表示将与牛津大学合作生产疫苗,并“预计日产量达到70万剂”。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